找回密码

乔任梁父母的晚年:被攻击“嘴歪眼凸”,生活中基本不提儿子卡

原标题:乔任梁父母的晚年: 被攻击“嘴歪眼凸”,生活中基本不提儿子

摘要:男星乔任梁去世五年,他的父母因长久以来被网暴再次受到关注。

两年前,乔任梁父母开通了短视频账号“高彩萍和乔老爷”,186条视频记录了他们愿意向公众展示的生活,两位老人看上去总是开开心心的。留言里既有粉丝的关切,同时也留下了各种冷语恶言。有人攻击他们的长相“嘴歪眼凸”,也有人认为他们不该那么快乐,还有的认为他们拍视频是消费儿子,“吃儿子的人血馒头”。

2019年3月13日,他们发出了首个视频,父亲来到儿子乔任梁生前爱去的三里屯。现在,前排的留言都来自于2021年8月22日,置顶的一条写着:“这里(是)反黑结束签到处”,超过14000人点赞。不少人称自己是黑粉巡逻队,要回骂那些恶评。乔任梁的父亲总会劝妻子想开点,他同时也表示:“网友的每一条评论,我们基本都会看。”

文| 张雅丽

编辑| 毛翊君

以下是乔任梁父亲的讲述。

网暴

我和我爱人现在要更新抖音视频,所以会经常看看别人都拍些什么。8月22日晚上,我很偶然地刷到了刘媛媛那条关于我们的视频。后来侄女也告诉我,她在为我们发声。

刘媛媛在视频里说,这个世界,你(黑粉)说的话不算。最后一句尤其让我感动——“闭嘴也是一种善良”。有人能替我们说出这些话,蛮感动的。在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她,我还特意到网上去搜,才知道她是超级演说家冠军。

她的视频发了之后,好多人留言骂她,还说要举报她。我到评论区去看,那些话跟说我和我爱人的口气差不多,一言不合就骂过来,要不然就是要告我们。我爱人说,人家因为我们挨了骂,回应一下是对人家的尊重。第二天,我们拍了那条感谢她的视频,之后我们还添加了互相关注。

从2016年儿子出事后,就一直有不好的声音。最开始是微博上有人议论我们,我和爱人年纪大了,都不会用微博,所以看得少。后来,儿子的个人品牌淘宝店一直亏损,亲戚不愿再管理,我们夫妻俩接管了,就有人找到淘宝里来。直到2019年3月,我们开了抖音账号,各种各样的声音就更多了。

去年端午节,我第一次单独出镜,说了些节日祝福的话。视频一发出来,评论区有不少人说我的嘴歪了,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。二十多年前,我做过一个局部麻醉的手术,刀从我的左侧脸颊划开,碰到了里面的两根血管,导致后来脸部有些变化。这些年自己早就看习惯了,觉得像正常人一样。但那天人家说了,我才意识到,自卑感在一瞬间冲出来。我跟爱人和侄女开玩笑,要不然我去做一个整容手术?

即便如此,视频还是要继续录下去的,我没想过不拍了。开始发视频,是我和爱人还有侄女一起商量的。儿子走了以后,我侄女时常来看我们。她曾经是儿子的粉丝,也是同村亲戚,我们两家屋子就前后挨着。她接触的新事物多,告诉我们短视频在当下很时兴。

一方面,我们想让关心我们的粉丝了解我们的生活情况;另一方面,店铺是儿子留下的,我们还是想把它延续开下去。再者,我们觉得可以拍一些内容,作为给失独家庭或者有抑郁症的人群以鼓励。总之,我们就希望让看视频的人能心情好。我们三个人一讨论,最后决定发一些自己的日常和擅长的事。我爱人做菜很好吃,就拍起了做菜。

结果,出现最多的声音是说我们消费儿子。他们写,“你们儿子都不在了,还这么开心。”“每天吃吃喝喝,还这么啰嗦。”“你们还缺钱花吗?还要拼命赚钱吗?”甚至有人说,“就因为这样,你们儿子才不在了。”

起初,我爱人看到这些,反应还比较大。她本身性格很开朗,在视频里和生活里都是一个样子。儿子走了的那段时间,她的身体一下子垮掉。现在还被人家这样说,她会很沮丧,想不通。她总说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?后来她出镜,又被人说脸长,像动漫里的反派人物。那段时间,她会在卫生间对着镜子说,我的脸就这么可怕?以前,儿子的同学看到她年轻时的照片,都会说她像香港影星陈慧琳。

起先我也很气愤,但我只能去劝解她。我跟她说,世界上就是有各种各样的人,生气的话就是中了圈套。这也是劝我自己。我退休前,都是我爱人和侄女在回复评论,她就会时常看到这些。现在,索性我来回复这些,她看得少了,想得就少。后来看到不好的评论,我就装没看见,跳过去。不然怎么办呢?骂回去吗?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,没有意义。

最难的两年半

2016年9月,接到儿子出事的通知电话时,我记得很清楚,天上突然落起雨来。我和我爱人很难接受,根本接受不了。她当场昏过去,后来身体垮了。我还撑着,处理儿子身后的官司和事,自己的工作也要兼顾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一个人坐在吧台,喝酒,放他的歌。我就想,究竟什么是抑郁症啊?怎么就到我儿子身上了?

我以前是个海员,儿子走后的前三年,我还没退休。那三年我不再出海,但还是经常离家,到舟山群岛的造船厂管理监造,一走就差不多一个月。

很多时候,家里就剩我爱人一个人。她很多年前下岗,做了全职主妇,对外的社交也不多。之前还在小区里打打麻将,后来的五年里,她做了两次手术——髋关节和脑垂体瘤。病床前需要有人照顾的时候,是她的姐姐、妹妹、侄子来看她。

手术后,她的腿脚不好,走不远了,大部分时间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一部连续剧几十集,一天就这样放过去。她的一个耳朵听力不太好,有一年做中耳炎手术,刀开得有点深,导致现在思维和反应力都不如从前。后来拍短视频,一个两三分钟的内容,几句话要拍好多遍。

儿子走了,有很多他的后续事情要处理,这时候人情冷暖就体现出来了。儿子在的时候,亲戚朋友都想跟他走得近点。他一走,人家就说你们本来就没这个能力,淘宝店越做越差。到了2019年,店铺一直亏损,原本管店的亲戚就撒手了。

后来,我爱人在短视频里边做菜,边说起儿子小时候学踢足球的事,她还分享儿子生前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和罗宋汤。但其实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不会主动提起儿子,除非到了要扫墓,或者办三周年纪念这样的时候。回家以后,没事做的时候,我就去公园坐着,看到别人一家老小,完完整整的,既羡慕又寂寞。

乔任梁母亲在拍做饭的视频。图源视频截图

现在视频里的厨房,就是我当时夜里喝酒的吧台,一切看上去开开心心,人家都说我们走出来了。

其实,我们是一辈子走不出来的。我们白天做菜,拍视频,忙忙碌碌,用事情把时间塞满,就能少想伤心事。前几www.intinv.com.cn天,北京有一家杂志要做采访,聊到伤心的地方,我和她都还是会流眼泪。最终,我们婉拒了一些媒体。这是个疤,说一次就揭一次。

到今年,儿子走了五年了,我们已经提前三四个月开始选场地,为五周年作准备。但因为疫情就搁置了,等允许的时候,我一定要为他补办的。

失独晚年

成为失独家庭五年后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。

我和爱人都已经过了六十岁。去年11月,我正式退休,早晨起来,我或者侄女开车出发去菜市场,花一上午挑选食材。下午她处理这些,侄女拍摄、剪视频。为了帮我们做视频,侄女专门去网上学视频剪辑,我有时候甚至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。

最长的一个视频,我们拍了三四天。顺利的时候,就是从下午到晚上可以弄完一条。一周两次的直播,对我来说很充实,聊聊天,唱唱歌,介绍产品,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。夜里十点结束,我们三个会做一个简单总结,到睡觉的时候,十二点已经过了。

很多关心也来自于粉丝。这些年,有不少粉丝在线上陪伴我们,有时候我爱人一个人在家,能用手机和相熟的粉丝聊大半天。儿子三周年仪式的时候,不少粉丝来帮忙。那天,草坪上搭起帐篷,花瓣漫天洒下,大家一起怀念儿子,那一刻很温馨。

其实网友的每一条评论,我们基本都会看,多数还是善意的。去年八月,我爱人去做了脑垂体瘤的微创手术。那是因为她在评论里看到,有网友提醒她面部有脑垂体瘤的征兆,建议去医院检查。第一次看到的时候,她稀里糊涂的,没在意。后来,这样的留言时常出现,甚至有两个做医生的亲戚也建议她去检查一下。

她一查,真的是。手术前,医生跟我聊了挺久,因为拖了很长时间,这个东西已经长到视网膜周边,有可能会造成失明,也有一部分在脑干位置,比较危险。正常情况下,一两个小时可以完成手术,那次她三个小时后才被送出来。

乔任梁母亲在医院对着镜头跟粉丝问好。图源视频截图

儿子走了之后,我曾经想找到原因。有天,我独自到他看过病的医院,跟医生交谈,把他的病历资料拿出来。那时候我对抑郁症一点都不了解,只听说过这是一种精神疾病。当时,我知道他总是报喜不报忧,要强,他只告诉我们自己的睡眠不太好。后来,我继续拜访他的团队、经纪公司、朋友,还有与他共事过的亲戚,想要得到一些的答案。如今我们拍了两年短视频,那个答案日渐清晰。每天被别人这样关注着,评价着,压力来源于方方面面。

消解这些压力的日子里,我已经去看过一家上海的养老院,环境不错,食堂很大。生活总归还是要继续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These are really enormous ideas in on the topic of blogging.

    You have touched some good factors here. Any way keep up wrinting.

    generic cialis6个月前 (11-16)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