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宋清辉:万达电影亏损面越来越大会进入“披星戴帽”倒计时吗?

原标题:宋清辉:万达电影亏损面越来越大 会进入“披星戴帽”倒计时吗?

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,除了疫情原因,可能还与其经营不善等原因有关,最终导致了万达电影的亏损面越来越大。宋清辉认为,若万达第四季度未能扭亏,2020年年报仍出现亏损,那么2021年将有很大的概率被“ST”。

万达电影会进入“披星戴帽”倒计时吗?

“除了能和国内同步看上华语电影外,当时最开心的事,就是终于能在澳洲的影院吃到甜的爆米花了!之前澳洲只有咸爆米花,太难吃了。”提起当年万达院线收购澳洲第二大院线品牌Hoyts影院后给自己生活所带来的改变,悉尼当地华人Josh如是说。

2015年,万达院线的境外版图扩张迅速,在收购Hoyts前还收购了美国AMC影院。彼时的AMC是全球排名第二的院线品牌,拥有全世界最多的IMAX和3D屏幕。之后的几年间,院线业绩一路高歌,稳居行业榜首。

正是曾令万达院线引以为傲的境外版图,如今变成了业绩痛点。“由于境外疫情仍较为严重,公司下属澳洲院线营业收入大幅下滑。”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万达电影”)2020年三季度报显示,仅第三季度净利亏损达4.48亿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247.01%;前三季度净利亏损为20.15亿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342.96%。

剩下的时间不多了

整个2020年,万达电影所得无几。其三季报指出,前三季度,因受新冠疫情影响,公司下属600余家国内影院停业近半年时间,自7月20日起恢复营业。而恢复营业后,仅作为卖座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及《金刚川》的联合出品方,获益有限。此外,2021春节定档中由万达电影出品的影片,也只有《唐人街探案3》一部。

有分析人士指出,从目前万达电影的业绩来看,在三季度取得了8.4亿票房的情况下,仍然亏损了4亿元;比较去年同期20亿左右的票房、盈利3亿左右的情况,结合疫情所导致的毛利率下降,万达电影在今年需要取得20亿左右的票房,才可以扭亏。

该公司三季报称,下属境内影院已全面复工,公司整体市场占有率较去年有较大提升,公司投资的电影、电视剧项目拍摄制作进度亦已恢复,预计第四季度公司各项经营业务将恢复正常水平。

但想仅通过影视制作及发行来实现扭亏为盈,对目前的万达来说并不容易。

其实,万达电影的亏损早已露出端倪。2019年,该公司实现营收154亿元,同比下滑5.23%,归母净利润巨亏47.29亿元,同比下滑324.87%。

而根据深交所“连续2年净利润为负”就要被特别处理为“ST股”的规定,如此看来,留给万达的时间不多了。

亏损非一日之寒

既然亏损是从2019年开始的,那么除了疫情,万达电影还发生了什么?

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

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,除了疫情原因,可能还与其经营不善等原因有关,最终导致了万达电影的亏损面越来越大。

万达电影2019年年报指出,2019年,受宏观经济下行、电影市场增速整体放缓、影院竞争持续加剧和行业政策变化等因素影响,公司经营业绩出现一定下滑。

据梳理,2019年万达电影参与制作发行的电影票房均不及市场预期:《人间喜剧》票房6321.6万、《未来机器城》票房1687.4万、《过春天》票房995.3万元、《沉默的证人》票房1.81亿、《受益人》票房2.19亿、《小小的愿望》票房2.86亿。

大爆发的暑期档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使光线市值大增,但万达电影收益却有限。

除此之外,2019年年报还披露,公司2019年度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。年报数据显示,公司自上市以来通过外延发展和内生增长不断扩大经营规模,提高市场竞争力,在通过战略并购丰富业务布局过程中形成了较大商誉。出于审慎性考虑,公司计提商誉等资产减值准备59.09亿元。

在2019年底,《误杀》《叶问4》票房双双过10亿。但就在万达电影将要起势之时,疫情又令其发展步伐戛然而止。疫情期间,业内不断传出万达电影将要大批裁员的消息。万达电影2020年报也指出,疫情停业期间,影城折旧、租金、员工薪酬、财务费用等固定成本较高,公司主投主控的电影均未能如期上映,导致预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。

而令万达电影焦头烂额的事情恐怕还不仅如此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万达电影在2019年与万达影视重组时,还签订过“对赌协议”。据协议承诺,2018-2021年间,万达影视的净利润数将不得低于7.63亿元、8.88亿元、10.69亿元及12.74亿元,否则将要对上市公司作出业绩补偿。

就目前状况来看,万达电影不仅没有完成2019年8.88亿元的承诺,今年10.69亿元的利润也是遥遥无期。若无起色,届时的万达电影不仅面临巨额赔偿,恐还将受到“退市警告”。

出路也不多了

万达电影会进入“披星戴帽”倒计时吗?

宋清辉认为,若万达第四季度未能扭亏,2020年年报仍出现亏损,那么2021年将有很大的概率被“ST”。

万达电影2019年年报曾提到,随着影视文化产业的规范发展,行业从制造竞争阶段向规范竞争阶段过渡,资源将向头部企业聚集,行业格局趋于稳定,一些小而散的企业生存空间将被不断压缩。这意味着行业将越来越多的精力集中于内容创作,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的作用将越来越明显。

但在票房增速放缓及同业竞争加剧的压力下,全国银幕增速已经连续5年下降。但其目前的银幕增速仍明显高于票房增速和观影人次增速,这就导致了单银幕产出继续下滑,院线和影院竞争激烈,经营压力依然较大,行业整合加速。

分析人士称,未来国内院线行业的头部竞争将会加剧,似乎已经成为业内共识。而高度依赖线下荧幕服务的万达电影而言,能否找到营收突破点是其关键。

此外,2019年,万达电影的观影收入毛利率仅为6.6%。而广告收入毛利率达到了59%、商品销售(爆米花)为65%。2020年,因为受到疫情影响,观影收入毛利率为-230%。

即便疫情结束,电影业回归,观影收入低毛利特性也造成了其业务回弹空间有限,并将高度依赖观影用户群的消费结构。

很可惜,由此看来,万达电影的崛起之路任重道远:“目前的万达电影已负债累累,企业转型也并不顺畅,王健林的万达可能真的‘不行了’。”是宋清辉对其当前状况的评价,“除了继续朝大文娱方向发展之外,留给万达的出路已不多。”曾经的业界翘楚,能否挣脱泥潭?市场报网络版将持续关注。原标题:?万达电影会进入“披星戴帽”倒计时吗?

作者:杨晓冉;监制:朱军平;编辑:范彦青。来源:市场报网络版

相关推荐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These are really enormous ideas in on the topic of blogging.

    You have touched some good factors here. Any way keep up wrinting.

    generic cialis6个月前 (11-16) 回复